• 設為首頁
首頁華僑華人

黃志良大使:見證中國與古巴建交歷史時刻

2019年09月10日 16:29   來源:人民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黃志良:見證中古建交歷史時刻

  王偉洋

圖為黃志良大使接受人民網采訪。王偉洋/攝
圖為黃志良大使接受人民網采訪。王偉洋/攝

  中國與拉美已攜手走過近六十載光輝歲月。從古巴到智利再到阿根廷、巴西和委內瑞拉,黃志良用他四十余年的外交生涯,親歷并見證了中拉關系從一片空白,到打開缺口,再到飛速發展的歷程。近日,中國前駐巴西圣保羅總領事、前駐尼加拉瓜大使、前駐委內瑞拉大使黃志良做客人民網,為我們講述他親歷的中拉風云變幻。

  歷經艱難波折,親歷中拉外交“零突破”

  1960年,黃志良從北京外國語學院西班牙語系高級翻譯班調入外交部工作。作為新中國培養出來的第一批西班牙語干部,黃志良有幸參加了最早開拓拉美外交的工作,他是當年這支隊伍中最年輕的成員之一。1967年7月中國與古巴建交前夕,黃志良隨中國政府貿易代表團訪問古巴,并留在中國駐古巴經濟代表處做落實訪問成果的后續工作,開啟了常駐古巴的外交歲月。

  當時,國際環境十分兇險,古巴與美國近在咫尺,一開始就受到美國的敵視、封鎖、包圍,和武裝入侵的威脅。在常駐古巴的一年里,黃志良就經歷了美機轟炸哈瓦那空軍基地、美國雇傭軍入侵等驚險事件。但更令他難忘的,是古巴決定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那一刻。

  1960年7月2日,古巴政府召開全國人民大會。前一天晚上,黃志良突然收到詩人紀廉打來的電話,通知他中國代表務必出席次日的群眾大會,卡斯特羅總理在會上有要事宣布。但究竟是什么事?他卻秘而不宣。第二天的大會在哈瓦那革命廣場上舉行,廣場上人山人海、人頭攢動,卡斯特羅在會場上莊重地宣讀了著名的《哈瓦那宣言》。讀到一半處,他忽然停住,大聲問廣場上近百萬群眾:“古巴革命政府提請古巴人民考慮,是否愿意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會場上近百萬人舉起雙手,以震天動地般的吼聲回答:“同意!同意!”隨即,卡斯特羅高舉右手向全場宣布,古巴同臺灣政權斷交,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會場上紅旗招展,一片歡呼。這一場景黃志良終身難忘。

  驚心動魄的歲月并沒有隨著中古建交而結束。與古巴建交后,智利政府接受我國在其首都建立半官方性質的商務代表處,這實質上是我國在南美大陸創建的一個特殊類型的外交據點。1964年,黃志良和妻子被列入派往智利執行這項特殊任務的六人名單中。但是商代處是個不享受外交特權的非官方機構,環境復雜、條件艱苦,黃志良一行人一到圣地亞哥就成為美臺情報部門監視和追獵的目標,遭到敵對勢力的破壞、策反,甚至陰謀綁架。工作環境的艱苦并沒有嚇退黃志良,在時任外交部美大司副司長林平同志的帶領下,他們努力做好智利當局和各界人士的工作,踏踏實實地促進雙邊貿易來往,認真觀察和調研地區政治形勢,宣傳我國的政策,擴大我國的影響,為1970年實現中智建交打下了堅實基礎。

  從“民間外交”到“全面開花”, 中拉關系加速飛躍

  新中國成立之初,墨西哥、智利等國曾通過不同途徑試圖與我國發展外交關系,但是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拉美國家的努力未取得進展。針對這樣的情況,周恩來總理確立了“開展人民外交”的基本方針。

  黃志良和同事們在這樣的方針指導下,在中國與古巴建立外交關系后,堅定地執行民間外交政策。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二十年工作,智利、秘魯、墨西哥、阿根廷先后與中國建交,中拉關系迎來了建交高潮。

  如今,中拉關系已經進入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迅猛發展的嶄新時期。對于中拉關系的飛速發展,黃志良說自己做夢也沒有想到。“1960年,我國外交在拉美地區是一片空白,可如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33個國家中,除少數幾個小國外,都已與我建立了外交關系,其中不少國家還同我國訂立了全面合作戰略伙伴關系。”他認為,中拉關系能有如此發展,一是因為我國堅定貫徹執行中拉建交公報中確定的兩條基本原則,二是我國經濟實力的增強為中拉關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近年來,拉美國家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普遍有了新的認知。中國機遇現已成為中拉關系的‘穩定器’。”黃志良說。

  “上陣父子兵”,一家子的外交官

  黃志良和妻子都是中國老一輩外交官,長期被派駐國外,與家人聚少離多。他們深知外交工作辛苦,但仍支持自己的兩個孩子也投身祖國的外交事業。

  提及兩個工作在外交舞臺的孩子,黃志良表示,如今年輕的外交官們的工作舞臺與當年已大不相同了,但仍然要砥礪踐行“站穩立場、掌握政策、熟悉業務、嚴守紀律”的十六字方針。

  “世界局勢瞬息萬變,新情況新問題層出不窮,年輕外交官只有不斷學習,增長新知識,掌握新技能,努力把自己鍛煉成新時期政治強、業務專的中國外交家,才能為國家作出真正的貢獻。”

  從外交到文學,做中拉文化交流的使者

  除了外交官這一身份,熱愛文學的黃志良還是一名資深譯者,曾在古巴哈瓦那大學文學系留學的他和妻子先后合譯了米格爾·安赫爾·阿斯圖里亞斯所著的《總統先生》、何塞·塞拉的《蜂巢》等西語名作,與大文豪博爾赫斯更是結下一段深厚的情誼。

  談及第一次登門專訪博爾赫斯,黃志良深情地回憶道:“82歲高齡的博爾赫斯雖已雙目失明,對中國的情結卻愈發深厚,不但向我展示了他愛不釋手的中國竹制手杖,甚至還向我朗誦了他剛剛創作的新詩《中國手杖》。”這濃濃的情誼也讓黃志良更加堅定了推動中拉文化交流的決心。

  在黃志良看來,中國在遭受殖民統治外國侵略方面和當年的拉丁美洲有著幾乎相同的命運,在反對外來壓迫和剝削,維護民族權益的斗爭中,中國和拉美人民有著共同的語言。以魔幻現實主義為特征的拉美新潮文學對我國多位當代作家產生過積極影響,新一代拉美作家正在崛起,值得我們密切關注。

【責任編輯:李明陽】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尊龙官网_尊龙最新官网--尊龙d88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