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首頁中華文化

文物走私“出國”,如何追回來?掌握證據很關鍵

2019年09月12日 08:33   來源:《新聞1+1》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視頻:《新聞1+1》文物走私“出國”,如何追回來?  來源:央視新聞

  ——文物走私“出國”,如何追回來?

  解說:

  從3月被舉報,到8月被追回,8件春秋早期的曾伯克父青銅組器從日本歸來。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是我國近年來在國際文物市場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實施跨國追索的價值最高的一批回歸文物。

  解說:

  特別珍稀、特別豐富、特別精美的國家一級文物,為何會現身東京文物拍賣市場?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教授 霍政欣:

  一旦在外國出現了流失的中國文物,我們就應該在第一時間去搜集相關的事實證據,同時在法律上做好預案。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注:文物走私“出國”,如何追回來?

  評論員 白巖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今年百名紅通人員又歸案一名,算起來這已經是一百名追逃的貪官當中的第六十名歸案的,短短幾年時間一百名歸案六十名,應該說成效顯著。大家其實都知道追貪官非常非常的不容易,但是有人說比追貪官更不容易是追那些非法出境的文物,那恐怕是難上加難。

  但就是在可能更難甚至難上加難的領域之內,最近在新聞中我們看到有這樣的一組文物被神速的追了回來。為什么要用神速呢,我們先來看一下PPT,首先我們先來關注的是這八件青銅器,你看形狀還都不一樣,這是春秋早期的是國家一級文物。它出現在哪兒了引起大家的關注呢,日本“東京中央2019春季拍賣”打算拍賣的時間是2019年3月12日,但是在3月9日的時候這八個青銅器的拍賣突然被叫停。當時拍賣公司說的是家庭遺產糾紛,大家就覺得可能沒那么簡單,也許這組文物涉及到的是走私或者非法從中國出去的。

  當時起拍的價格是大約八千萬日元也就是528萬人民幣,預估價格528萬人民幣到793萬人民幣,當然有可能要真拍了不止這個價格。更加讓人關注的是為什么今年3月份突然被叫停的這樣一個一組文物,在昨天國家文物局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追回到了中國,為什么可以如此神速呢,來一起關注一下。

  解說:

  昨天上午,國家文物局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公布流失日本多年的曾伯克父青銅組器,被成功追索。消息一經釋放,立即引來關注。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回國后,國家文物局組織國家鑒定委員會和相關領域專家學者,開展了系統的鑒定研究和科技檢測,曾伯克父青銅組器被整體認定為國家一級文物。于是,便有了媒體這樣的評價--------“特別珍稀、特別豐富、特別精美”。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為近年自湖北隨州春秋早期曾國高等級貴族墓葬盜掘出土,鑄造精致,保存完整,鼎、簋(gui)、盨(xu)、壺、甗(yan)、霝(ling)器類同現,8器均有銘文(共330字),具有重要學術價值,專家將青銅器組整體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解說:

  事實上,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的成功追索,也是我國近年來在國際文物市場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實施跨國追索的價值最高的一批回歸文物。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文物的成功回歸,是文物部門與公安機關、駐外使館通力協作,選取最優追索工作方案共同努力的結果;是我國依據相關國際公約,在日本政府的配合協助下,實現的流失日本文物的回歸,為國際流失文物追索返還領域貢獻了新的實踐案例。

  解說:

  從最初現身東京文物拍賣市場,到引發社會各界質疑,再到此次成功追索。曾伯克父青銅組器是如何在短短的5個月時間里成功回國的?

  3月3日,國家文物局接到舉報,稱日本某拍賣公司擬于近期拍賣的曾伯克父疑似為我國非法流失文物。當日,國家文物局立即開展了相關調查研究工作。隨后,便有專家分析認為系盜掘和走私文物。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經過和同時期考古發掘資料比對,基本認定該批青銅組器應為湖北隨棗一帶曾國高等級貴族墓葬被盜出土文物。

  解說:

  3月6日,國家文物局研究決定,立即啟動對該批青銅組器的追索工作。

  3月7日,國家文物局與公安部綜合會商,確定了通過外交努力和刑事偵查相結合的方式進行追索的工作策略。

  3月9日,國家文物局緊急照會日本駐華使館,向其通報流失文物信息,明確指出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系非法出口且疑似被盜掘走私文物。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依據中日兩國共同加入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于禁止和防止非法進出口文化財產和非法轉讓其所有權的方法的公約》規定,提請日方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開展相關工作,協助中方妥善解決該批青銅組器的返還問題。

  解說:

  在外交努力與刑事偵查的合力推動下,日本拍賣機構公開聲明終止文物拍賣,局勢才得到初步控制。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在政府施壓、刑事偵辦等多重壓力的傳導下,2019年7月,文物持有人向國家文物局、上海公安分別表示,愿意無條件將文物上交國家。在此情況下,日本駐華使館向我局建議,中方可赴日接收文物,日方愿意給予相應協助。

  解說:

  國家文物局在我駐日本使館全力支持下,以最快速度完成文物日本出境手續,終于在8月23日深夜,回到祖國懷抱;8月24日凌晨安全入庫。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國家文物局還將舉辦流失文物追索返還工作成就展。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作為今年最新的追索返還工作成果和近年來整體價值最高的回歸文物,將在此次展覽上予以重點呈現,為廣大社會公眾獻上回歸后的“首秀”。

  白巖松:

  接下來我們首先還是再來了解一下這個寶貝,這個寶貝春秋早期是國家一級文物,接下來兩句話是非常重要的,請注意曾伯克父器物群為目前考古發現所未見,這是具有填補空白的這樣性質。接下來看案例意義里面這一句話,我國近年來在國際文物市場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實施跨國追索的價值最高的一批回歸文物。接下來就來關注這樣一個過程,真是快,5個月,3月3日接到舉報線索,8月23日追索回國,8月24日就入庫了,涉及環節立即展開調查接到舉報之后恩,然后啟動預案開展鑒定,考古資料對比,核查文物進出境記錄,部門綜合會商,緊急照會日本駐華使館,刑事案件偵辦,赴日接收文物等等。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關鍵細節就是文物這種尤其像這種文物想要出國的話,必須得給這個文物辦護照。當然我這是一個比喻,可是全國一共有21家能夠辦這樣護照單位都沒有發現這組青銅器給它辦過護照這樣痕跡,它的非法出境這樣嫌疑當然就極大了。因此才有了之后一系列的過程,接下來要連線一位嘉賓非常了解這件事的過程,是中國文物學會法律專業委員會的副會長霍政欣,同時他參與到了這一次文物追索過程的法律咨詢和研判工作,霍會長您好。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霍政欣:

  主持人好。

  白巖松:

  首先從開頭到剛才用了兩次神速概念,您覺得為什么可以如此神速,因為今天4月份意大利歸還七百來件文物可是跨越12年的時間,5個月幾乎是史無前例了,您怎么看。

  霍政欣:

  確實這次可以用神速來概括,其中的原因我想有幾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神速本身就是最關鍵的一個地方,為什么我們剛才也看到從國家文物局3月3日獲得這批文物的拍賣,到3月9日向日本正式提出交涉,要求返還只用了六天時間。其中僅用三天時間掌握了文物非法出境的這樣一個基本證據,所以我們在第一時間獲取證據,第一時間向日方提出追索的請求,如果我們想追索的速度要慢一點等到文物拍賣到第三方可能追索起來就要慢很多。

  白巖松:

  像是百米想要奪冠的話,起跑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當然接下來就要問您的問題跟您剛才回答緊密相關,如果我們反應稍微慢了幾天的時間,過了3月12日已經拍賣給了另一方會不會整個過程就變得非常難,想神速也很難了。

  霍政欣:

  是的,從文物的追索實踐來看一旦文物在公開拍賣以后一般賣家會以合理持有人自居,這樣的話我們在追索文物的時候就會面臨更多法律障礙。

  白巖松:

  接下來涉及到當時的文物持有人當然現在是犯罪嫌疑人,因為用走私方式非法讓文物出境,但是發現做他的工作然后愿意最后說是捐贈國家等等,您怎么看待對他開展的這種工作,接下來是不是依然要用法律規則。

  霍政欣:

  對,現在的我們看到文物神速能夠回來還有元素就是持有人他最后在強大壓力和細致工作下,主動無條件的把這個文物返還給我們中國,這是非常關鍵的。如果他不配合,人又在日本,追索起來就更加難。據我所知,目前犯罪嫌疑人同時當時文物持有人已經被勸返回國,目前中國的執法機關當然會對這個文物如何被盜掘的,如何走私到日本進行一個全鏈條全方位調查。

  白巖松:

  接下來有一個細節非常有意思,說明就是當時這個文物持有人也不傻,而且不僅因為不傻,人家日本的拍賣公司按照國際慣例也是要求必須出具證據表明你不是非法獲得,所以他有這樣一個信件。后來證明是偽造的了,這個信件強調這八個青銅器不是現在的不是盜的,是民國時候有一個名人由于戰火紛亂等等放到西安那塊去隱藏,這個信件證實這些東西。但是后來被證實這個信件中存疑,您從專業的角度給我們解讀一下問題出在了哪兒?

  霍政欣:

  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環節,今天根據中日兩國締結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公約,拍賣機構在拍賣文物的時候應當給出合法的來源證明。所以我想這個原因持有人提供一份所謂的合法來源證明就是一件民國時期的書信,但是可謂弄巧成拙,這封書信既有我們的繁體字,也有簡體字這顯然是有偽常理的。另外民國的時候一般不把曾國稱為曾國,稱為隋國,可以看出中間是有問題的。另外這里面還有比如說信紙不是一個民國時期的一個格式,也沒有署信具體年份,顯然引起中國專家和執法部門的關注。

  白巖松:

  所以自己偽造真是有映了那句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里的漏洞太多了。其實一個關鍵的一個點剛才短片當中沒有說,在2014年的時候這八件青銅器在國內露過面對吧。

  霍政欣:

  是的。

  白巖松:

  更加證明渠道又沒有給你開護照出去會有問題了,您覺得剛才第一個辦成這件事除了起步非常非常迅速,然后依據這樣的一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這樣一個中日都簽署的文本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怎么看待這個的重要性?

  霍政欣:

  是的,像剛才文物持有人之所以拿出一份民國時期的書信就是想證明這個文物應該是歷史上流失出去的,知道國際公約沒有溯及力,一旦是歷史上流失出去的文物我們追索起來就更加難。非常好的是我們通過調查很快發現這個文物是在近兩年流出到日本的,我們在追索的時候可以用國際條約就是中國和日本都加入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76年公約,需要指出是日本是在2002年加入這個公約的,而我們有確鑿證據證明2014年還在中國,當然我們用這部公約追索文物有了一個堅實的國際法基礎。

  白巖松:

  好,一會兒有問題再繼續請您給我們觀眾進行解讀,接下來繼續去關注這個神速的追逃。

  解說:

  2019年3月9日,日本東京中央拍賣公司在網站上掛出了這樣一個聲明稱:“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銅組器拍品涉及家族遺產糾紛,決定中止此拍品拍賣。”這一天,距離東京中央2019春季拍賣只有3天。

  與此同時,在我國的上海和武漢,一個關于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的偵查行動已經開啟。

  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 龔志勇:

  2019年3月7日,公安部刑偵局接到國家文物局通報稱,我國被盜掘出土并非法出境的曾伯克父青銅器一組8件,將于3月12日在日本上拍,請求公安機關開展調查并聯合國家文物局對文物展開追索。我局高度重視,立即指揮部署湖北、上海兩地公安機關組織工作專班,根據國家文物局提供的文物研究報告以及該組青銅器曾在上海出現的線索等開展調查。上海市公安機關迅速工作,3月8日查明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的委托拍賣人和實際持有人周某(上海居民)有重大犯罪嫌疑,并于當日正式立案偵查。

  解說:

  同時,國家文物局也啟動了流失文物追索預案,通過文物鑒定、考古資料比對、核查文物進出境記錄,迅速鎖定該組曾伯克父青銅組器應源自湖北隨州曾國墓葬,并掌握了文物為近年遭盜掘、走私出境的重要依據。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我局在廣泛搜索信息的過程中獲得一條關鍵信息,該批青銅組器曾于2014年在上海出現,經向全國21家文物進出境審核管理處查證,所有管理處均未辦理該批青銅組器的臨時進境或出境手續,有力證實該批青銅組器應為2014年之后被非法出口至日本。

  解說:

  在外交努力與刑事偵查的合力推動下,日本東京中央拍賣公司公開聲明終止文物拍賣,局勢得到初步控制。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關強:

  在政府施壓、刑事偵辦等多重壓力的傳導下,2019年7月,文物持有人向國家文物局、上海公安分別表示,愿意無條件將文物上交國家。在此情況下,日本駐華使館向我局建議,中方可赴日接收文物,日方愿意給予相應協助。

  解說:

  如果說歷史上文物流失主要原因是戰爭掠奪,而現在的文物流失則主要是因為走私,非法出入境問題。2018年12月,廣東某電商公司申報出口一批“工藝品”,經黃埔海關查驗,這些名為“工藝品”的瓷盤疑似為國家禁止出境的文物。

  黃埔海關隸屬東莞海關快件業務監管科科員 王子琪:

  我們把這些貨物移交給了廣東省文物鑒定機構,經過他們的鑒定發現上述我們所查獲的26件文物全部為清代文物。

  解說:

  有數據表明,2013年至2017年四年間,海關共查獲非法出入境文物1.2萬余件。除了非法出入境,盜墓、盜掘、法人違法、執法力量薄弱等多種因素交織,構成了我國文物安全的威脅。如何堵住當下文物流失的缺口,今年7月,公安部、國家文物局部署開展為期5個月的打擊文物犯罪專項行動,而這個專項行動在2017和2018年已經連續搞過兩年。

  中國文物流失多少?據中國文物學會統計,由于歷史原因和走私等非法途徑,中國流失海外的文物超過1000萬件。而追索這些流失文物回國,卻不是一條坦途。

  今年4月,在意大利漂泊多年的796件套中國文物,終于回到祖國。當人們欣喜于我國首個通過官方依法追索文物案例的成功時,不能忽視的是,從2007年文物被發現,到2019年回歸,12年的漫長回家路。

  白巖松:

  中國人常說一句話,360行行行出狀元,但是其實生活中有很多上不了臺面的行當都可以算作是第361行,比如說非常悠久的盜墓這一行。因此有很多的文物都有被盜出來之后才見光,但是又不想拿到人群當中去因此用很多非法途徑想使自己獲取利益。接下來就要繼續連線中國文物學會法律專業委員會的副會長霍政欣。霍會長您看這次剛才說了對文物持有人現在也是犯罪嫌疑人進行下一步的追查,但是追查不僅僅是他個人,當初文物是怎么被盜的,這個鏈條還涉及到哪些人,是不是也應該進行調查。

  霍政欣:

  近年來我們在追索文物的過程中發現現代的文物犯罪呈現出一個團伙化、國際化、高智能化的趨勢。我想我們在今后的調查中就要去把這個整個鏈條給弄清楚,到底哪些人在負責盜墓,哪些人負責運輸,哪些人負責把文物攜帶運輸出境,哪些人負責和外國境外拍賣機構聯系,在國外拍賣這確實是一個需要縝密調查的一個犯罪鏈條。

  白巖松:

  以前涉及到比如說我們很多的瀕危動物保護大家都記住了姚明他們做的廣告其中有一句話叫做“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對于文物的這種走私或者說怎么樣是否也可以應用這句話,如果要是沒有買賣的話它的獲取利益的道路就被堵了很大的一塊,您怎么看待國際上為這個沒有買賣來防范文物被盜和走私所采取的這種工作。

  霍政欣:

  其實今天要斬斷文物犯罪的一個途徑就是既管住文物的走私出境,也要管住文物的非法入境,同時要管住文物的非法貿易。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70年制定這個公約,事實上要把這三個環節都管住,就是說文物交易只有合法的我們國際法和各國國內法的認可,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這次案件中持有人在拍賣的時候會提供一個所謂的提供合法性的一個文書,就是想把這個文物裝扮成合法的貿易。當然因為它自己弄巧成拙反而很快漏了餡。

  白巖松:

  通過您參與的過程中提供相關的法律咨詢研判等等,您覺得這一個神速案例給我們的啟示是什么,還面臨很多其他的比如說獸首,包括是在到了荷蘭的肉身佛等等,給我們的啟示是什么透過這一起案件。

  霍政欣:

  我想文物追索對中國來說每一個案子都自己的一些獨特方面,但確實也有一些共性問題值得我們去思考。這個問題給我們的啟示第一發現流失到外國的文物非法拍賣,首先就是要第一時間立即的展開研究,迅速的啟動文物的追索。就像剛才您說了這次文物是神速,而神速最關鍵的原因就是第一時間非常快的制定了文物追索的方案,并向對方提出了文物追索的這樣一個請求。如果我們的速度慢了一點,文物被第三方買去就會再追索起來比較難。

  第二點我們一旦發現非法流失的文物應當盡可能的做好文物的相關證據調查和對方國家的法律研判。第三就是我們在追索的時候我們的執法機關尤其是文物機構,外交部門和公安部門要緊密配合,這次文物之所以神速追回來,我想文物外交公安的緊密配合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白巖松:

  從使館的幫助包括公安的調查包括像你們這些專業人士參與到其中來提供日本的法律,國際的法律這樣的一種咨詢和研判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謝謝。當然也希望我們地方的文物部門增加更多的資金,從身邊就從源頭防范起。

【責任編輯:韓輝】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尊龙官网_尊龙最新官网--尊龙d88登录